第一章 不良二人组

|

  看着自己的爱徒清秀的小脸蛋,枯荣大师一阵唏嘘,他早就算出了今日的分别。此时,他想起了九阳神功总纲里的一句话,极阳体质要突破地阶,必须阴阳调和,而且身为鼎炉的女子必须是纯洁的处女!

  不过修习九阳神功之时,如果提早破了元阳之身,那么修炼起来就会事倍功半!

  而不色这个小家伙如今才堪堪达到人阶高级,想必至少苦修一年才能达到人阶巅峰吧?

  所以,枯荣大师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:“不色呀!修习九阳神功,在到达地阶之前不可以破了元阳之身!否则终生突破地阶无望!”

  看着认真点头的不色,枯荣大师心道,老衲的孙女如此绝色,如果不给不色来点猛药,如果这对年轻人一时年轻气盛岂不是……

  等不色达到人阶巅峰老衲再告诉他真像吧!

  ……

  七年前,少室山,千年古刹少林寺中,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,清秀的小和尚正在一板一眼的打着少林长拳,旁边一个魁梧的和尚正在指点着什么。

  良久,一套拳法打完,魁梧和尚露出满意的笑容:“不错,不色你很努力,比你二师兄要用功多了。今天的功课做完了,你去自由活动吧。”

  清秀小和尚不色做出乖巧状,双手合十道:“谢大师兄指点,那师兄您忙,我去藏经阁看会书去。”

  看着大师兄转身离去,不色憨厚的表情消失不见,一双小眼睛滴溜溜乱转,一溜烟往二师兄禅房跑去。

  毫不客气的一脚把禅房门踢开,震天的呼噜声传来,果然二师兄这头懒猪还在睡觉,自己的功课都做完了!他居然还不起!不色快步跑到床前喊道:“二师兄,起床了!太阳都照到屁股了!”

  床上的胖和尚仅仅是翻了个身,又开始打起了呼噜,不色气不打一处来,灵机一动,捏着喉咙,模仿出一个苍老的声音:“不痴,你又睡懒觉,还不赶紧起来,看为师怎么罚你!”

  听到这个声音,睡的迷迷糊糊的胖和尚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下了床,眼睛还没睁开就迷迷糊糊的解释:“师傅,徒儿没有偷懒,徒儿在练师傅昨个教我的睡梦罗汉拳呢!”

  说完胖和尚才努力的睁开惺忪的睡眼,一看是自己的小师弟,顿时松了一口气:“我说不色,你不能换个花样吗?每次都玩这一招?让师兄再打个瞌睡。”

  说完胖和尚不痴又作势欲睡,不色一看着急了,终于用出大招:“二师兄,你忘了今天答应我的事了吗?你要是敢睡,我就把你的那本书给师傅看。”

  一听不色这话,胖和尚睡意一下子消失不见,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:“咳咳,我的好师弟哎!你别说笑了,师兄怎么会不记得答应你的事呢?不是说好了今天去后山抓野鸡,开开荤的嘛!师兄记着呢!昨天我就做好了陷阱!咱这就走着?不过话说回来,师兄答应你的事做到了,你可要把那本书…嘿嘿。”

  “放心吧,二师兄,你把那破书当宝贝,我可一点都看不上,我心里只有我的可可姐姐!今天让我满意了,回来就把书还给你!”不色不屑的撇了撇嘴。

  听到不色这么说,胖和尚终于放心下来,心道:“一失足成千古恨啊,都怪那本精装金 瓶 梅画册太精彩了,不色这个小鬼偷偷溜进屋都没发现,更悲剧的是,这小子居然把书给我藏起来了,还屡次以此威胁。还好小师弟上山之前就是个坏痞·子,没有去大师兄和师傅那里告发我!哎,为什么不色师弟坏事没少干,在师傅和大师兄那里却一直都是一副乖宝宝的形象呢?”

  想罢胖和尚酸酸的看了一眼不色,看人家这卖相多好呀!这小鬼一脸稚气未脱单纯可爱的样子,除了自己以外,大家都被他的外表所蒙蔽,人心不古啊!

  虽然心里在腹诽,可是不痴一点不敢表露出来,毕竟自己有把柄握住对方手上呢!于是师兄弟二人在藏经阁露了下脸,然后一溜烟往后山跑去。

  不色一边跑一边外头问:“师兄,你昨天做的陷阱好使吗?最近大师兄看的紧,已经半个月不知肉味了!嘴里快淡出个鸟来。”

  胖和尚摇头晃脑的说:“不色,你居然怀疑师兄的技术?那你想想,你上山也有三个年头了吧?自打去年你偷偷跟着我,发现我烤野鸡之后,咱们多少次来后山?师兄有空手而回的时候吗?”

  不色赶忙否认说:“没有!没有!我怎么会怀疑师兄的技术呢?师兄的技术那是没的说,上山之后多亏碰见师兄啊!要不然这几年我得无聊死!想起师兄的烤野鸡,口水都流出来了!”

  胖和尚不痴轻车熟路的带着不色在山林中穿行,胖和尚高兴的笑出声来:“今天运气不错啊!第一个陷阱就有收获呢!”

  看着胖和尚手中的野鸡,不色的口水流了出来,只见胖和尚用他肥嘟嘟的手掌往野鸡脖子上轻轻一砍,野鸡当即不再挣扎。胖和尚拎着野鸡往其他几个陷阱走去。

  几分钟后,二人清理出一块干净的土地,支起了一个小架子,不色讨好的说:“二师兄真乃神人也,今天大丰收啊,居然抓到了四只野鸡,够我们俩饱餐一顿了,可惜师傅和大师兄他们整天把戒律挂在嘴边,要不然我一定会拿回去孝敬他们一番,现在嘛,只好我们哥俩享用了。”

  说完一胖一瘦两个和尚猥琐的笑了起来,胖和尚虽然胖,但是身手异常灵敏矫健,利索的支起了一个架子,迅速的给野鸡脱了毛,穿在一根木棍上,而着急的不色已经生起了火,胖和尚把穿好的野鸡放了上去,不时转动两下,浓郁的肉香很快就飘了出来。

  两人用力的吸了吸鼻子,流着口水,胖和尚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酒葫芦,得意的晃了晃,唱了起来:“酒肉穿肠过,佛祖心中留。”
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野鸡慢慢呈现出金黄丶色,表面流出油汁,胖和尚摇头晃脑的又从怀里掏出一包盐巴,均匀的洒在烤鸡上,两个人很好分,肥嘟嘟的大手一用力,烤鸡应声被撕成两半,很大方的把大的那半递给自己的师弟,而不色看到师兄给自己递了一半大的,高兴的眼睛眯成了月牙,心里嘀咕,要不回去把那本书还给二师兄?

  胖和尚表面笑嘻嘻的,其实心里郁闷的想道,谁让咱有把柄在对方手上呢!不过还好今天的四只野鸡,管够吃!

  两人吃的满嘴都是油腻,一边吃一边闲聊,不色说道:“师兄,你真够意思,回去就把那本破书还给你,你说书上不就几个光屁股的男男女女嘛?有什么好看的?他们是在做什么呀?姿势好奇怪呀!”

  胖和尚一头黑线,支支吾吾道:“小孩子懂什么!那是大人做的事情,”

  不色疑惑的问:“那二师兄你也是大人,你也做过那些事情吗?”

  “咳咳…师兄…师兄…”听着不色的问话,胖和尚差点噎着,旋即他想起了山脚下王寡妇那白花花的大屁股,一时失神。旋即他正色说:“你还小,别乱打听这些事,等你长大了,必然会做那些事情的。”

  不色似懂非懂的说:“这样啊!要是长大以后必须做的话!那我只跟可可姐姐做这些事情。”

  胖和尚:“……”

  两个人摸着圆鼓鼓的肚皮,躺在草地上,看着太阳慢慢落山,不色喃喃的说道:“好美啊!像我可可姐姐一样美,好久没看可可姐姐了,之前没有达到阶位的时候,还能经常下山回孤儿院玩玩,可是达到阶位之后,师傅说我没到达地阶就不准我下山,我这才刚刚人阶初级,要多久才能下山见见可可姐姐啊!”

  听了下山二字,胖和尚不屑的撇撇嘴:“我说师弟啊,要说你聪明还是笨呢?”

  不色疑惑的看着胖和尚,问道:“二师兄,什么意思?”

  胖和尚卖弄的说:“师傅不让你下山你就不下?那师傅让你吃烤鸡吗?”

  听完胖和尚的话,不色眼睛一亮!两人一拍即合,两个人沿着后山的小路一溜烟溜下了山。

  不色坏笑的看着胖和尚:“师兄,这条路很熟嘛,看来您没少溜下山啊,这种好事都不叫着师弟,太不够意思了啊!”

  胖和尚赶忙解释说:“哪有!哪有!我是不知道师弟想下山玩,要是早知道的话,肯定早就带着你下山了呀!”

  不色疑惑的看了看胖和尚,看的他直发毛,胖和尚赶紧岔开话题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要赶在早课之前回来呢,赶紧赶路吧。”

  于是不色不再纠结,归心似箭的他第一时间赶往了孤儿院,而胖和尚则一头扎向一个赌坊,周围的人看到胖和尚挤了进来,没有任何的吃惊表情,看来胖和尚是这的常客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胖和尚正赌的兴起,感觉身后有人在拉他,不耐烦的回头一看,原来自家师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,往窗外看去,天色已经很晚了。于是万般不情愿的随着不色走出赌坊。

  路过一个小院的时候,胖和尚眼珠子滴溜溜乱转,好像在考虑着什么,终于权衡再三,他转头看向清秀小和尚:“师兄今天带你去看点精彩的。”

  不色疑惑的问:“什么精彩的?”

  胖和尚神秘一笑,指了指小院:“你听到里面有什么奇怪声音了吗?”

  不色竖起耳朵听了一会不确定的说:“好像是猫叫?”

  不色哈哈一笑,说道:“进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说完胖和尚肥嘟嘟的身躯居然轻轻一点就飞上墙头,再轻轻一点无声的落入院里,不色虽然疑惑,但也跟着师兄跳入院中。

  只见胖和尚蹑手蹑脚的走到亮着灯的那个屋子的窗前,偷偷的把脑袋凑到窗户上,贼头贼脑的往里张望。

  不色很好奇,他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随着窗户的越来越近,那个奇怪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  学着二师兄把脑袋凑了过去,不色看到了一个皮肤白皙的少妇中坐在床上,那像猫叫的声音正是从她嘴中发出。不色很奇怪,这个女人在干嘛?二师兄为啥看的这么开心?

  从二师兄嘴里,他知道这个女人是王寡妇,也知道了她在干什么,他曾经想过,可可姐姐会不会也偷偷的这样?从这以后,不良二人组经常偷偷下山偷看王寡妇。
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